楊子健

西元1533年南美洲的印加帝國淪陷於西班牙的征服者法蘭西斯科•皮札諾(Francisco Pizzaro) 手裡,神秘的古印加文明也跟著被徹底的毀滅。直到十九世紀初期許多印加文明的廢墟遺址陸續被考古學家發現,這個失落帝國宏偉壯麗卻殘破不堪的遺跡才逐漸呈現在我們眼前,吸引著來自世界各國的觀光客前往憑弔。

庫斯科的印加民族


南美印加古文明之旅的起點是從古印加帝國的首都庫斯科 (Cuzco)開始,途經里歐烏蘭邦巴(Rio Urabamba)的聖谷(Sacred Valley),抵達位於山頂上的印加古城遺址馬丘比丘(Machu Picchu)為止。你將驚嘆的發現,原來印加文化在這安地斯山脈的深山裡僥倖地殘存了下來。在這裡,佔總人口數一半,大約1000萬人依然使用南美印第安部落之一的蓋楚瓦族(Quechua)語言;在這裡,還可以從安地斯山裡的農夫身上找到印加傳統的風土人情與習俗;也就是在這裡,即使是天主教的節慶,還是有許多人用面紗遮掩臉部,以代表對古代神祇的崇敬。


庫斯科是一個極為清爽優美的殖民城市,海拔高達3360公尺,四周被覆蓋著白雪的高山所環繞著。而它也是美洲最古老的原住民城市,即使是在1536年印加人反抗西班牙的侵略失敗,整個都市幾乎呈現半毀的情況下,綿延至今的原住民香火還是未曾間斷過。

印加文明靈巧熟練的石造建築也同樣令人感到驚奇與不可思議,這種技術也被廣泛地使用在後來的建築物上,以及後來許多蓋在原本是印加宮殿地基上的建築物,包括那富麗堂皇、裝飾華麗的巴洛克式大教堂。

佔地遼闊的Plaza de Armas 是庫斯科的主要廣場,也曾經是古代印加帝國舉行祭典儀式時的重要場地。何不停下腳步,在廣場的拱廊上享受一餐佳餚或啜飲一杯美味的咖啡,妳將發現一大片印加時期的石塊就在妳左右與妳迎面而視,感覺是那麼的親切卻又遙遠。


從祕魯首都 — 利馬(Lima)搭機抵達庫斯科之後,小心高山症發作,呼吸急促、噁心欲吐、頭暈目眩、昏昏欲睡等…都是這種疾病的主要徵候。所以想要攀登高山背後的馬丘比丘之前最好在庫斯科城內好好地給它休息幾天,調適一下高山環境為宜。

庫斯科城的住宿條件並不予匱乏,其實有許多旅館既古老又別具特色。城內有一條舖著鵝卵石的迷人街道,街道兩旁盡是蓋有木造陽台的殖民建築與神秘深幽的庭院。而在車站旁邊的市場內,各式各樣的蔬果,與用美洲羊駝身上的毛料再染上一些像洋紅之類的天然染料所編織而成的布織品以及各種傳統手工藝品正依序排列,一字排開等著被拍賣。品嚐一杯塑膠杯裝的,混濁不堪喝了卻又清淡無味,用玉蜀黍經過發酵釀製而成,叫做 ”chicha”的啤酒;或是買一袋古柯葉當口香糖來嚼嚼,都是在此地不錯的初體驗。

庫斯科城外的一個山脊上還殘留著一座古代印加碉堡,名叫Sachsayhuaman的遺跡,說來還真令人難以相信,原來庫斯科這個古印加城市當初是依照美洲獅的形狀來設計的,而這座山上的碉堡就是美洲獅頭顱的位置。

雖然這座碉堡毀於西元1536年的那場對西班牙殖民者的抗暴戰役中,但是那一層層用花崗岩做成的『之』字形階梯與防禦土牆,以及那呈現不規則四邊形的獨特石門,都再再地令我印象深刻,為印加古國悲慘的命運噓唏不已。

庫斯科的巴札


原本在山頂上豎立的三座防衛的瞭望塔,也在那次戰役中給毀了,只遺留下這個當初被認為是好主意地選來建塔,且相當遼闊的圓形地基。從這裡瞭望四周高山的壯麗風景,以及庫斯科城內鋪了磁磚的屋頂和教堂的塔樓,彼此相互輝映,真是令人驚歎,沒想到人類與大自然可以搭配的如此搭調,雖然用盡吃奶的力氣爬上山頂,氣喘如牛,但美景當前,還是不需此行。


為了有效地掌控幅員遼闊(從現在的厄瓜多到智利南部)的印加帝國,古印加人煞費苦心地建立了複雜卻詳盡,長達4000公里,途經高原、亞馬遜河谷、海岸、沙漠、荒野…等等崎嶇艱困地形的步道網路。而從烏蘭邦巴河谷到馬丘比丘的這段長達48公里,需要花上四天步行時間才能抵達目的地的古道,是坡度較為陡峭的一段。所幸沿路有一些露營區與避難屋,住宿不成問題,只是要記得帶乾糧或不易腐壞的食物,以免路上挨餓。

印加古道


在攀登這個荒涼單調、寒風刺骨的高原之前,首先要橫渡懸吊在湍急河水上的小橋,然後印加古道的起點就在稠密的亞熱帶植被之間。再遠方的下處,烏蘭邦巴河谷宛如一條銀色絲帶沿著峽谷的底端前行,被白雪覆蓋的安地斯山脈群峰則高聳屹立於雲端之上。

印加古道一路上滿佈著印地安部落的村莊與被遺棄的古代印加城鎮,這些被棄置的城鎮在印加帝國時期原本是為了保護與固守這條古道路線的安全而設置的。起先還是瀝青路面的步道,在第三天通過一個寒冷多風,名叫Abra de Runkuracay的隘口之後,就換成了一條鋪上用印加石塊量身打造的狹窄小徑。

再往前走沒多久,就會看到在古道上方的一座依附於岩石上,屋頂早已掀落且被樹木藤蔓所掩蓋住的印加古城Sayacmarca(支配之城)了,進入此一古城廢墟的唯一步道就是走在突出的石牆與垂直陡峭的斷崖中所開闢出來的狹窄小路上,而古代印加人用石塊鑿成的排水溝渠就在旁邊。許多的證據證明古代印加的工程技術遠超過當時的其他流域。例如在這裡就有一條鑿開長達8公尺的堅硬岩石,足夠讓裝載貨物牛隻步行通過的隧道。

當你從下個隘口探出頭時,就會被呈現在眼前那令人敬畏,震懾人心的烏蘭邦巴河谷與那晶瑩剔透,高達5787公尺的Nevada Veronica冰河閃爍迷人的景象所吸引,幾天來翻山越嶺的辛苦代價終於在這裡得到回報。


就在冰川之下,一座名叫Phuypatamarca(雲層之城)的印加古城廢墟附著在傾斜的山坡上,周圍環繞著居民們賴以維生的梯田。沿著陡峭的花崗岩小徑穿越過烏蘭邦巴峽谷樹木叢生的山坡就到了另一個印加古城Huinay Huayna(青春永駐之城)了,古城附近有個可供紮營的營地與旅客服務中心,提供旅客一晚好眠,也紓解遊子疲憊的身心。

從這裡開始,寬敞平坦的古道途經一片灌木叢與稀疏的森林,然後再與狹窄的石階相連,這些石階則引領著我們前往一棟小型的印加建築—Intipunku (通往太陽之門)。接著經過那長方形的石門入口之後,失落之城『馬丘比丘』就隱隱約約地呈現在山脊之上,石牆與茅草覆頂的石屋終年為雲霧所繚繞,這時的妳,發覺自己好像才是第一個馬丘比丘這座失落之城的發現者一樣。當然,下次要去的話,記得有一條古道直接從 Intipunku 通往馬丘比丘,才不會像許多人傻呼呼的走了許多冤枉路。

除了花四天的時間走古道健行踏青之外,也可以從庫斯科搭小火車到拉斯路易納斯(Las Ruinas),而這個車站就在馬丘比丘的下方。若真的要坐小火車去馬丘比丘的話,最好在抵達終點之前,到途中一個雲霧籠罩,下方則盡是樹木繁茂且險峻的山谷,叫做Aguas Calientes的村莊住宿打尖,找個小小的,別具特色的旅店給它舒適地安頓一晚,享受那萬籟俱靜的夜晚、聆聽那河水奔騰澎湃的聲響,以及森林深處所傳來不知名動物的吼叫聲。然後,隔天一大早再動身出發,沿著陡峭的山谷,順著烏蘭邦巴河谷汩汩流水聲步行約幾公里路,就可以抵達馬丘比丘了。


馬丘比丘這座失落之城是依附在一座高山側面的懸崖峭壁上,層層疊疊地佈滿著防衛入侵者的石牆、花園、宮殿與神廟;汩汩聲的泉水則從梯狀的石盆裡流下。經過處理後的多邊形石塊所砌成的石牆,猶如巧奪天工的建築即使你使勁挪動,甚至敲打都無法移動些許空隙。

厚重巨大,有點傾斜的石門引領我們進入一個長滿著隨風四處飄盪的野草與罌粟花的寬敞廣場。古城裡的據高點就是祭壇,祭壇裡一支神秘的方形樑柱就是眾所週知的 ”太陽之柱” (Hitching Post of the Sun )。祭壇、柱子、以及眾多石階都是古印加人從那些他們認為是神聖不可侵犯的高山裡的岩石所劈砍出來的。

從一座用花崗岩砌成,名叫Huayna Picchu的高聳尖頂上,可以俯瞰馬丘比丘整個遺址。原始的印加石階沿著雲深不知處,且樹梢長滿蘭花與其他不知名植物的森林直到岩石頂層,而顏色鮮豔的蝴蝶正在妳的頭上來回飛舞著。在那頂端的石壁上,妳將可以瞭望所有遺跡坐落的地理位置與馬丘比丘的地理環境,還有欣賞那白雪覆蓋的山峰、那滿佈森林的山谷,以及遠端下方的河流…等等。

在黎明拂曉前或夕陽黃昏之際,攀登到此觀賞整個廢墟遺址是最最令人感動的時刻,也幸虧馬丘比丘這個印加帝國的失落之城座落在這窮鄉僻壤的雲端深處,才能逃避西班牙殖民者的魔掌,統治四百年來未被發現與摧毀。目前這裡許多建築物已經漸漸地在維修復建中。希望過不了多久,馬丘比丘這個失落的印加古城將完整地重新呈現在世人面前。

雲端深處的馬丘比丘


西元1911年,來自美國的考古學家Hiram Bingham才發現了這座城市,雖然之前他已經發現了維卡邦巴(Vilcabamba)---這座印加人的最後據點,一直堅守奮戰到1572年才被西班牙人攻陷的古城。馬丘比丘遺跡確切的年代約在十四世紀中期,而不久之後在距離Espiritu Pampa西方約160公里遠也發現了不怎麼令人留下深刻印象,且曾是印加帝國最後首都的一處遺址。

馬丘比丘在西班牙入侵與印加人拋棄之前可能曾經是印加帝國宗教信仰的精神中樞,導致被遺棄的原因極可能是因為西元1527年左右的內戰或是爆發天花傳染病疫情的結果。當然諸如此類的理論或學說只是停留在揣測階段,馬丘比丘的由來與命運就好像她深藏在安地斯山脈一樣,還是隱藏在雲端深處。

MachuPicchu


笑傲山林矌野間,浮雲漂泊本無垠;天涯遊子君莫問,五湖四海任我行•  天涯咫尺,風之遊子

風之遊子 Copyright © 2003-2012 Flying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請勿轉載